Redemption

女人把車窗搖下,緩緩地探出因灌下無數杯shots而昏昏欲墜的腦袋,希望從稀薄的空氣中得到一些清醒。她的眼睛瞇成一條線,雙手緊緊的握住方向盤,努力克制自己的頭不往前傾,在一陣天旋地轉中女人看到了一陣藍紅光從她的右後方出現,她瞄了一下後視鏡,瞬間清醒。

「天哪,千萬不要…」女人一邊喃喃自語,一邊慢下速度,靠著最後的清醒緩緩地往路肩靠去。

「小姐,你在限速80的公路上開到100,麻煩把你的駕照給我。」

女人默默的把駕照遞給交警,盡量不讓嘴巴的氣息出賣她。

「王依小姐,麻煩你出來,我們需要做一個酒駕檢驗。」

王依知道自己逃不過了,打開車門,試著保持清醒,但是十公分高的鞋子配上緊到不行的裙子,讓她在下車的時候依舊跌個狼狽。她扶著車門,對著遞過來的酒精測驗器呼了一口氣,腦袋也隨著呼氣漸漸清醒,她心中默想了一些人的名字,估算了這次酒駕被抓要付的罰單及提車費,她閉上眼睛,盤算著這些錢該向誰要…

當王依再一次睜開眼睛的時候,她已經在警察局躺了兩個小時。她的腦袋不再像剛剛那麼重,但是她依然感覺身旁的人事物在旋轉,她扶著頭,心裡對著今晚那批酒的品質不斷嘀咕。

「那個…請問我可以走了嗎?」

「王小姐,你的酒精濃度高達0.9,已經構成公共危險罪名,需繳納保釋金十萬元。」

「好好好,你們有聯絡我的家人嗎?」

「我們無法聯繫上你的家人。」

王依拿出手機,氣急敗壞地試著從最近的通話紀錄找出「老爸」兩個字。

「在哪裡啊…阿!有了!」

「喂爸,我現在…」

「…的手機號碼無法接通,請在嗶聲後留言…」

王依按下取消通話,再一次的打開最近通話紀錄。但每滑過一個人名,王依的心就往下沉了一點,看著可聯絡的人越來越少,她開始感到慌張,以她家族的實力,並不是拿不出保釋金十萬元,但早在一個禮拜前,因為她的軟耳根以及限量版的包包,她已經透支了自以為花不完錢的銀行帳戶。


 

鐵門因為長期沒有維修,所發出來的噪音讓王依不禁皺了眉頭,在暗黑的窄小空間裡坐著幾個女人,有些躺著睡覺,有些則是坐著,好像在沉思什麼。王依為自己找了看起來最乾淨的角落坐了下來,雙手抱腳,把頭埋進手臂中,試著用身上的酒精味來代替這空間裡混雜的氣味。

「誰快來帶我離開這個鬼地方…」王依喃喃自語,眼角流下淚滴,好像酒精慢慢退去時,她也就越來越感到牢房裡的寒冷。

「看妳這麼漂亮,是做了什麼是被抓進來的啊?」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到了王依,她猛然地抬起頭,往聲音的方向看去,是一個中年婦女,身材微胖,頭髮看起來像是從沒洗過一樣,一條又一條的髮絲,隨著婦人的發問從婦人的前額落下來,不斷的閒晃著。

「我…我是酒駕…」

「哦,那應該付個保釋金就可以出去了,你看起來不像是沒錢的人。」

 

Advertisements

One thought on “Redemption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